体育记者是各类赛事的亲历者,是世界纪录诞生的见证者,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传播者,也是体育事业发展的推动者。

然而,在“人人皆可是记者”的自媒体时代,在传统媒体不断遭受冲击的当下,体育记者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在这个专属体育新闻工作者的节日里,我们邀请了一批在体育新闻领域深耕多年的资深记者,曾在赛场边打拼、如今完成各种身份转型的同行,以及体育传媒从业者,共同探讨这个职业的现在和未来。

无论在任何时代,体育都是积极向上的存在。赛场上的高燃画面,加上赛场外的励志故事,成就了无数能激励一代又一代人的传奇佳话。

虽然现在自媒体非常多,运动员也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分享生活,但只有专业的体育记者,可以认真、扎实、脚踏实地去采访和调研,全方位传递体育的精神、展现运动员的魅力。

孙一文在奥运决赛场上一剑封喉背后,因为有记者的报道,让更多人知道她是如何“自废武功”,打破自己的习惯战术,将以前的劣势练成了优势,从而鼓励了万千青少年。因为有记者报道,让更多小朋友了解这个项目的益处,从而加入到这项运动中来。这些需要能深度接触和了解运动员的记者来撰写,自媒体很难做到。

多一个燃炸天的比赛画面、多一篇正能量的客观报道,可能就会多帮助一些正在成长的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三观。向奋战在一线的体育记者们致敬,你们在助力新时代青年偶像的诞生。

绯闻、谣言、互撕……这些或许是获得关注的密码,但希望体育的世界里,充斥的不是流量,而是向上的力量。

地球不爆炸,体育记者就永远不放假。当下,传播介质和方法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拥有一部智能手机,人人都可以当记者。事实并非如此。顶多,只是一个记录者,离体育记者的名头还差得太远。

首先,机构媒体的体育记者都有规则意识,行文有规范,做事有边界。尽管其他记录者中不乏业务素养极高者,但总体来看,依然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其次,机构媒体的体育记者都有团队作战的经验。碰上奥运会、世界杯这样的大型赛事,采编配合、文图视频互补,单兵记录者显然不具备这样的工作条件。

再次,机构媒体的体育记者大都目的性明确——忠实记录、探寻真相。这一点,一些记录者很难做到,甚至各怀心事,各有目的;或捧或踩,皆有所求。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体育记者也在与时俱进。能采能写、会拍会剪、可连线可直播,已逐渐成了一些同行的标配技能。活到老,学到老。这样挺好。

自媒体是时代的产物,它是对原有媒体形式的充实、丰富与弥补,它与传统媒体应该是并存、共荣的关系。

目前在体育新闻领域出现了自媒体冲击、甚至绞杀媒体的现象,这是标准的舍本逐末。更何况,体育新闻写作是有专业门槛的,任由自媒体大行其道、横冲直撞,最终只能让体育新闻浮于表面而丧失专业性,进而劣币驱逐良币,对行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害。

从“文从字顺”的基本写作能力到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精神,从严查细证的资料搜集方法到学无止境的专业深造思维,都是合格媒体从业者的应有素质或技能。

传媒行业经过数百年发展,已形成一套科学的机制去培养拥有上述素质的媒体人。无论媒体形态未来发生什么变化,都应该有同样的机制保证传播的内容不是粗制滥造甚至混淆是非。

遗憾的是,至少当下的自媒体行业并不存在这种机制,我们仍需要传统媒体的力量去告诉我们传播内容的基本原则和态度。

自媒体提供的内容是单维度的,主要输出资讯、观点,与新闻弹窗、短视频集锦所呈现的内容并无太大区别。但体育内容是多维度的,除了比分等消息,体育人背后的故事更加动人。

挖掘体育人背后的故事显然不是自媒体人能完成,还是需要真正的媒体记者。他们身处第一线,通过细节去勾勒人物的性格,通过采访去描绘人物故事。当然,这也不限于纯粹意义上的体育记者,很多人物记者也做出了非常好的体育人物报道。

现在体育内容的容量是爆炸式激增,但优质的体育报道却越发稀缺。一方面,媒体萎缩,很多体育记者已经转行了;另一方面,很多媒体也不愿意再掏钱让记者前往一线报道(当然,疫情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这就导致了所剩无几的体育记者呈现的内容出现了自媒体化趋势,这可能是更可悲的。

仍执着于第一线且能够带来优质报道的体育记者是这个时代的稀缺品,弥足珍贵。

我现在看不清是否需要体育记者,因为目前看来,在中国没有太多对于体育资讯和观看赛事的付费需求。没有需求,就没有收入。

如今的体育市场实际上是国家投资市场,还没有成长为“民间市场”。这也是为什么对于体育报道需求萎缩的原因。这个供求关系不改变,中国的体育记者只会越来越萎缩,只会留下报道公益的公益体育记者。

如果人们对事实仍有追求,那么一定需要记者,包括体育记者。所谓传统媒体与自媒体的矛盾,更多也集中在新闻学伦理、操作手法、职业操守,这里不展开。

有些自媒体这些做得不见得差,有些媒体也并没有做得很好。从内容层面看,自媒体与记者本身并不冲突,一名优秀的记者可能也是一名优秀的自媒体人。如果并不是一名优秀的媒体人,那有没有自媒体出现,他也不见得会做出受欢迎的作品。每个时代都不乏有流量且优秀的作品。我想一直以这个为目标,恐怕不会受“自不自媒体”所困。

回到体育行业,有很多因素在作用于体育记者这个行当。不仅是自媒体,还有公关,还有不断进步的科技手段,如转播形式的升级,已经让观众可以很大程度上接近比赛。方方面面对体育记者的要求更高了,体育记者做起来也更难了。而反观媒体,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也成为一个问题。

对任何时代来说,体育记者和内容产出都是被需求的,问题只是这个需求量有多大而已。

不可否认,自媒体带来的冲击越来越大,流量挟持下的内容产出呈现井喷之势,固然有一些做得很不错的自媒体值得肯定,但更多的自媒体则有明显的弊端:

一是同质化的内容过多甚至泛滥,二是缺乏起码的求实过程、凭借个人理解或者推测就下定论导致误导读者,三是不乏断章取义故意脱离真相以便赚取流量,四是缺乏系统梳理和长期追踪所沉淀的、值得长期收藏的好内容。

所以,回到体育记者的话题,毫无疑问这是需要的,但想做好记者的门槛则因为自媒体的冲击会被提高,真正大浪淘沙留下的体育记者必须能做有质量的、真正走心的内容报道,必须跳出把目光锁定在现场、发布会或者官宣等场景的常态思维。

这些内容随着传播方式的丰富其实已经变成开源的内容。就像很多冠军选手在赛后都开始做直播,那采访他/她的内容还会是第一落脚点吗?

所以,采访角度和采访对象的选取会成为未来做记者的思考重点——需要准备好足够多的问号,并通过采访在生产内容上时(无论图文、视频、音频还是直播)把问号变成句号,那么这个内容大概率是被需求的。

自媒体时代依然需要体育记者,优质的内容永不过时,且仍然具备流量和商业价值。

但优质的定义在改变,信息爆炸时代让独家或者快速的优势不再;体育记者要从生产到分发完成全方位升级,包括资源的整合,报道的内容,内容的形态,及团队的协作,以适应用户的需求和平台分发的机制。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以及疫情带来的健康观念转变,体育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是作为体育事业版图中的重要拼图之一,体育传媒以及体育传媒从业者,却随着社交媒体时代的来临和自媒体的兴起,受到严峻挑战——特别是一些传统意义上的“体育记者”,遇到的困难更是首当其冲。

其实,“自媒体时代是否需要体育记者”的问题,多多少少有些逻辑陷阱的成分在其中。我们需要厘清“体育记者”的概念,特别是在媒体融合大潮流之下,只能写出好文章是否就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体育记者?恐不尽然。与其说这个行业受到挑战,倒不如说是从业技能要进一步符合读者和市场的需求。

社交媒体大潮下,某种意义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麦克风,但这也凸显了记者岗位的重要性。

一名合格的体育记者,首先要有过硬的政策素养、良好的采编业务素养和专业的体育知识素养。这需要专业的训练和时间的积累,也是体育记者的优势所在;其次,要善于借助媒体融合手段丰富自己的职业工具箱,将敏锐的新闻嗅觉通过读者喜闻乐见的形式表达出来。这在媒体平台的助力下,更容易得到实现。

如今新闻的表现形式有很多,未来可能还会更多,但专业素养是“体”,表现形式是“用”,在专业素养主导下的“用”才是能禁得起时间和公信考验的产品。

当然,体育记者这个从业人群本身也需要顺应时代发展,做出观念上的调整。资讯爆炸、媒体竞争激烈的时代,一名成功的体育记者或许应该是这样的:深耕专业领域的“高水平运动员”、玩转各种采编工具的“跨界跨项能手”、沟通专业体育和普通读者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以及整合平台和采访资源的“体育经纪人”。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