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现场监控画面显示,自赵某身体倒入水中即开始出现溺水现象至其他泳客发现异常并呼救,再到工作人员从前台处前往泳池将赵某救出水面,前后历时近2分钟。

游泳馆经营者在馆内未配备专业救生人员及专业医务人员,且在泳客游泳过程中,没有救生员进行安全巡视,导致其未能及时发现赵某溺水并在第一时间进行抢救。自发现赵某溺水至120急救人员赶到,经过二三十分钟,错过了赵某的最佳救助时间。

根据法庭调查确认的事实,该游泳馆现场工作人员在事发时处在距溺水地点较远一侧的前台位置,未在游泳池边进行不间断巡视,而是在其他游泳者挥手、呼叫之后才前往事发区域,而此时距赵某身体出现异常并溺水已接近2分钟,延误了对赵某的及时抢救。

根据事发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出,赵某在发生意外情况时并无明显的呼叫或挣扎,与通常的溺水情况存在差别,故结合医院诊断赵某死亡原因为溺水并呼吸心跳骤停,不排除赵某在事发当时存在导致呼吸心跳骤停的其他因素。赵某家属拒绝对赵某进行尸检导致难以确定赵某死亡的真正原因。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安全保障义务主体承担责任应以其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前提条件,而安全保障义务又应以合理适当为限度。判断安全保障义务主体是否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加以把握:

如果法律、法规对于安全保障的内容有直接规定的,应当以法律、法规的规定内容作为判断的标准和依据。

在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安全保障义务应当达到同行业所应当达到的通常注意义务。

尽管安全保障义务是侵权责任法层面的法定义务,但不能否认的是,如果合同约定一方负有对另一方的安全保障义务,则安全保障义务也来源于合同的约定。

如果法律没有规定确定的标准是否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可以按照善良管理人的标准确定。

根据保障权利的特点和目的,在一些场合,对安全保障义务的要求应采取特殊标准。比如对于未成年人的安全保障义务,因未成年人心智发育不健全,认知和自我保护能力较弱,因此应当采用较成年人权益保护更高的标准。

当充分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包括合理告知、确保场馆符合安全标准、器材达到质量要求、安全保障人员配备齐全等,否则,如因未尽安全保障义务而导致顾客受伤,将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今后的经营也可能带来不利影响。

首先,要“诚实告知”,在进入健身场馆时应当如实告知工作人员自身身体状况,不得隐瞒。

其次,要“遵守规则”,认真阅读器材使用说明,按照场馆的管理要求开展活动。

再次,要“量力而行”,根据身体状况选择适度的健身活动,不可盲目“撸铁”。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