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对竞技体育似乎总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狂热,不管是吹黑哨、贿赂裁判、下黑手…只要是为了赢,什么都干得出来。

俄罗斯花滑名将,同时也是2014年索契冬奥会冠军Adelina Sotnikova最近接受采访,谈到社交媒体恶评对年轻运动员的影响。

她自己就曾经是其中一员,2014年她在索契奥运会夺冠时只有17岁,亚军是韩国名将金妍儿。

韩国人无法接受也无法“原谅”这个初出茅庐的俄罗斯小将,竟然打败了他们心目中的国家偶像金妍儿,于是把满腔的仇恨都对准了当时年仅17岁的Adelina。

冲进她的社交平台留下了很多攻击性的恶评和脏话,“他们在我的帖子评论里留言,或者是直接私信我。大部分用的是英语,但有时也会用俄语,那种用谷歌机翻的俄语。”

当年这件事确实闹得很大,因为索契冬奥会是俄罗斯主办,所以韩国人坚称是俄罗斯偏袒了本国选手,是Adelina偷了本该属于金妍儿的金牌。

还有人觉得,Adelina获胜当时的样子看起来过于开心了,在应对争议问题时的姿态很糟糕,但她当时才17岁,一个17岁赢得奥运会金牌的人,喜形于色也是正常的吧。

但她的快乐,在韩国人看来就非常刺眼了,韩国人对她的恨刻骨铭心到什么程度呢?

索契冬奥会的四年后,韩国体操运动员孙妍在点赞了Adelina开心咬着奥运金牌的照片之后,被韩国网民直接恶评围攻。

“即使是现在,七年后的今天,一些人仍然在继续对我轰炸,他们会辱骂,会希望我死,但我已经不再在意了。”

因为觉得判决不公平,韩国人追着击败金妍儿的俄罗斯选手网络霸凌了七年,直到现在仍未停止。

索契冬奥会,花滑金牌给了东道主国家的运动员,韩国人:你们这是作弊!是偷金牌!

但当韩国主办大型运动会时,他们以东道主身份让别人吃亏时,这种作弊就成了光荣。

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最后一天,韩国拳击手朴熙洪进入男子轻重量级决赛,他的对手是美国选手小罗伊琼斯。

小罗伊琼斯从开始到结束都主宰着这场比赛,而朴熙洪因为之前的训练右手受伤,根本没有机会减缓琼斯的攻势。

但最后裁判却举起了他的手,以3:2的比分宣判他获胜,当时的场面真的是所有人都…直接尬住。

这块硬抢来的金牌给了韩国“荣耀”,当不公平的好处是他们的,后果由别人来承受时,他们便不再觉得这是不公平。

韩国体育领域的过度民族主义几乎成了一种病,东亚大学体育科学教授郑熙俊说:

为了维护韩国必胜的“面子”,激发所谓的民族自豪感,他们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作弊、买通裁判、吹黑哨、下黑手…甚至还群殴裁判,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国际体坛历史上的特大丑闻。

最有名的要数2002年日韩世界杯,韩国对阵意大利、西班牙的那两场足球比赛了。

那年韩国队最终进入4强,成为无数韩国人这么多年来炫耀的资本,但殊不知,是丢脸丢到了全世界。

在韩国和意大利的16强比赛中,裁判程序的公正性就已经开始受到质疑,这一场的裁判失误简直多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韩国队这次的对手是西班牙队,这一场更是匪夷所思,韩国选手们好像已经不是在踢球,而是在球场上武艺切磋。

韩国队击败了实力强大的意大利队和西班牙队,进入四强,这两场神奇的胜利简直让韩国人的民族自豪感膨胀至顶点。

但人们对于这两场比赛的怀疑从来没有停止过,当年的国际足联副主席以及前韩国足球协会会长郑梦准曾自曝:

“我曾被问到,韩国能在2002年世界杯进入4强,是因为你贿赂了裁判吗?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呢?”

时至今日,将近20年的时间里,依然有很多韩国人以02年世界杯冲进四强为傲,哪怕这个世界上其他人都将他们眼中的胜利视为大型丑闻,也阻挡不了他们狂热的自嗨。

“世界杯4强神话”这几个大字似乎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们的民族基因里,韩国人在体育上表现出来过度狂热的民族主义,往往已经到了失智的程度。

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拳击场上,保加利亚拳手Alexander Hristov以4:1的比分战胜了韩国对手朴永一。

本来是公平公正的结果,韩国队却不能接受这样的失败,韩国教练、领队、球队经理等等一群人冲上台来冲着裁判一顿暴打。

可怜的新西兰裁判基特面对群殴,毫无还手之力,在混战中,他被拳打脚踢,扯头发、被人猛击肋骨…

裁判被救出来的时候,浑身已经伤痕累累,并且要求立即回国,一秒钟都不愿意在韩国多待了。

而那个被对手打败的韩国选手朴永一,他还对失败的结果很不服气,赖在拳击台上不肯走了!

一直在台上赖了一个多小时,后面的两场比赛都因为他占着地方,而被迫推迟了,就离谱。

气量狭小、手段阴损…这几乎已经是世界公认的韩国体育精神,我国运动员也经常会遭到他们的“暗算”。

2006年都灵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入围决赛的四名选手中只有一位是来自中国的王濛,其他三个都是韩国人。

比赛到了最紧张激烈的最后关头时,韩国选手卞千思对王濛进行干扰,恶意犯规,用她的犯规给另外两个韩国选手创造机会,让韩国队得到了冠亚军,而王濛则夺得铜牌。

2008-2009短道速滑世界杯日本站,韩国选手郑恩朱在女子1500米决赛中把中国选手周洋奋力推出赛道,原本高速滑行的周洋被推之后,直接摔倒并重重地撞上了护栏,出现了脑震荡的状况。

2010年保加利亚世锦赛,短道速滑单项赛女子1000米半决赛中,分在第一组的周洋在比赛中被想要强行过人的韩国选手朴胜义带倒,脚踝还被对方的冰刀刮伤,最后是被担架抬出赛场的。

2010/2011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米半决赛上,中国选手韩佳良的遭遇几乎也是一样,被韩国选手犯规干扰后摔出赛道,身体也被对方锋利的冰刀割伤。

在现场镜头慢放之后,大家才发现最恶心的甚至不是犯规,而是韩国选手先摔向护栏,他似乎是有意伸腿将冰刀正对着韩佳良,等着韩佳良怼到冰刀上。

医护人员立即入场进行治疗,当时中国选手胸前和右手手臂的比赛服已经都是血,腹部、手臂和手腕三处受伤,流血很多。

而最终裁判虽然判定那个韩国选手恶意犯规,但韩佳良也因为没能滑完比赛而无法进入决赛。

韩国运动员在赛场上的脏手段不止用在我国选手身上,全世界的选手几乎都领教过他们的“体育精神”。

2015年短道速滑世锦赛1000米决赛,韩国选手先是干扰中国选手武大靖,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几乎和加拿大选手打起来了,这样的极致犯规,只为了能确保自己的队友夺冠。

2018年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A组决赛,韩国选手在交接棒时摔倒,直接把加拿大选手绊倒,迷惑的是韩国选手没有被判罚,反而是被绊倒的加拿大队,以及中国队被判犯规。

韩国人的狠有时候连自己人都不放过,2017年短道速滑世锦赛女子1000米半决赛,两个韩国选手为了争夺进入决赛的资格,其中一个直接把队友推出了赛道。

2018年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1000米决赛,决赛里还是两名韩国选手,眼见着夺冠无望,处于最后一名的一位韩国选手想要加速超越,却撞上了自己前面的队友,俩人一起摔出了赛道。

韩国队对内都能下手,对外就更猖狂了,那些不入流的脏手段,在韩国自己主办的大型体育赛事里就更多更肆无忌惮了。

1986年汉城亚运会羽毛球比赛,裁判简直是捂着眼睛在判罚,中国队的球界内也算界外,而韩国队的球就是打出界一尺,裁判也算界内。

每一次由韩国主办的国际体育赛事,都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大量阴损手段,从裁判到选手,都在为了获胜而不择手段。

甚至普普通通在观众席看球的韩国人,都深谙这些“小动作”,在2002年日韩世界杯时,就曾出现过客场球员被照射激光笔的事。

2014年巴西世界杯赛场上,韩国对阿尔及利亚的比赛中,场上的阿尔及利亚球员就被不同的球迷用激光笔照射过,而且还被照过不止一次,可以明显看到有蓝光和绿光出现在球员身上。

虽然无法确定是否为韩国球迷,但发生在韩国对阿尔及利亚的比赛中,他们的嫌疑是最大的。

最令人深恶痛绝的是2014年南京青奥会闭幕式上,一个坐在韩国区的运动员不断用激光笔往台上照。

从照片里还能看到,这个运动员丝毫不知道收敛,一边照一边笑嘻嘻的,还一直瞄着人的眼睛照。

这件事的恶劣程度直接引爆了国内网友的愤怒情绪,当时韩国驻华大使馆出来发了一条微博,模棱两可地声明要调查,就没下文了,到现在都没个结果。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韩国人记得金妍儿错失金牌,可以在社交媒体上追着骂俄罗斯花滑运动员七年的时间。

我们也同样不会忘记这么多年来韩国“体育精神”对中国运动员,乃至世界运动员造成的伤害。

吹黑哨、贿赂裁判、赛场上下黑手、使阴招…韩国人在体育方面的阴损世界闻名,为了赢什么都干得出来,用脏手段得来的胜利不会被尊重,只能用来自嗨了吧。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