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中国为了培养世界体育明星而进行“举国”强化集训的体制正在转变,取而代之的是为较为宽松的“梯队式”教育体制,在力争培养金牌选手的同时,更加注重全面教育。

参考消息网4月23日报道外媒称,中国为了培养世界体育明星而进行“举国”强化集训的体制正在转变,取而代之的是为较为宽松的“梯队式”教育体制,在力争培养金牌选手的同时,更加注重全面教育。

据电台网站4月20日报道,过去几十年来,大多数中国运动员都是在幼小时被送进特殊体校,接受强化训练,以争取进入国家队。可是实际上能够实现这个目标的机会非常有限,这些体校学生和从体校退学的学生由于技能局限,在寻找未来职业时非常困难。意识到这一点后,过去10年来,中国体校开始加强全面教育。

报道称,中国有2000多名国家顶尖运动员,像北京什刹海体校这样在金字塔底层的学校,也吸引孩子们从8岁起进入这座学校,梦想成为世界冠军。

什刹海体校校门口的鎏金大字写着“世界冠军的摇篮”,该校共培养出10名奥运会冠军,包括乒乓球、体操、羽毛球和跆拳道,这些都是近年来中国称霸的项目。学校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大约600名学生,根据体育成绩被分成3个不同的梯队,每星期5天,上午上文化课,下午进行训练。第一梯队由前150名学生组成,被认为是有机会在奥运会等国际大赛中夺得奖牌的人;第二梯队有220名学生,在训练中观察他们是否有机会进入第一梯队;第三梯队的200名学生是那些热衷于某个项目但不太可能成为出色选手的人。

什刹海体校的副校长张敬(音)对路透社说,学校不仅培训专业选手,也为那些不能成为顶级选手或者决定放弃运动员生涯的学生提供正常的文化教育。

他说: “有的人很喜欢,他可能通过自己的锻炼能够成为冠军,可是更多的人可能需要一个综合发展,不单是奔着冠军去,因为冠军毕竟只有一个,甭管在中国还是国外都是一样的,所以更多的人是通过这个来提升自己的一个全面发展和综合素质。”

10岁的赵宗炎(音)已经打了2年的羽毛球,他说,他希望像他的偶像奥运会羽毛球冠军林丹那样:“我自己想练羽毛球,因为它可以增强我的体质,我想出名,会有很多人采访,我想拿冠军。”

报道称,尽管中国之前的培训体制受到批评,可是近年来中国正是以这种体制培养出了姚明、丁俊辉和李娜等选手。

美国国家职业篮球联赛原选手姚明在被选入篮球名人堂的第二天在北京对媒体说:“奥运会这种大型赛事毕竟容易吸引眼球,中国的参赛选手都是从制来的,包括我本人,我从来都不否认我是中国制培养出来的球员,只不过最后迈向了市场吧。”

北京先农坛体校和什刹海体校一样,也采用了梯级制度,成为一名世界体操冠军一直是该校学生林玉瑶(音)的梦想。她对路透社说: “有,我从小就想,如果我成了奥运冠军,那有多自豪啊!但是现在还在努力。”

原教练何华(音)说,每年要从第二梯队中选出大约80%的体操选手送进第一梯队,充实中国奥运选手队伍,进入第一梯队的学生必须在12岁以上。

她表示,学校和家长建立双向交流,决定孩子未来是继续训练还是回到普通学校:“每一波孩子来(学校)都跟家长有很好的沟通,都会把整个情况跟家长介绍,我们将来要怎么发展,会受到什么影响。但是有什么好的地方,也让家长来选择,我们在选择运动员,家长也在选择我们这个队伍。然后他们选择了我们,我们也选择了他们,那好,这个孩子一拍即合,那这个孩子就可以留下,是这么个情况。”

报道称,像体操等项目要成为职业选手非常困难,及早训练很重要。何华说,培养体操选手的“黄金”年龄在13到16岁,这段时间最适合发展体能和技巧,因此文化课程要比普通学校延长1到2年。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中国派出将近400名选手,总奖牌数为38枚,名列第二。美国为46枚,名列第一。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首次夺得奖牌总数第一名。2016年奥运会将在8月5日到2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

比如住在上海的年轻人买不起房子,只好回乡下买,“年轻一代在大城市没有机会”。另外房价飙涨让很多有房子的中国人成了百万富翁…

日本《朝日新闻》称,习肩负着重振政党的强烈使命感,并通过向民众展示“中国梦”获得广泛支持。

在中国的农村地区很多人都觉得,只要一对新人办了酒席,就算是成了亲。然后等双方都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再去登记。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